今日阳江——解读阳江科学发展 南方网
美在阳江:寻找诗意野兰谷
2014-04-24 10:28:20 来源: 南方网

PJPG001994746609

水面红叶

PJPG001994745909

吊钟花

PJPG001994745809

跋涉

PJPG001994746709

五福瀑布

PJPG001994746109

青苔

PJPG001994747309

野兰谷溪流

  星期三决定周六去野兰谷。我们就开始各自有了小烦恼,有人担心会是雨天,有人想知道是否风雨无阻,然而让我纠结的不是天气,而是惰性。像所有的上班族所想的一样,周内天天早起,如果周末不睡懒觉,感觉那是对周末的不尊重。于是,心里像有两只小兽在争斗,一个嘶吼走出去,去户外!一个呐喊,睡懒觉,呆在家!我终于理解了哈姆雷特王子的“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每次周六艰难挣扎着起床时,就痛恨冲动报名的自己,可是一到了野外,仿佛整个人又鲜活起来了,如鱼得水。走出去吧,让心灵遇见未知的自己。

  文/李晓丹 图/火凝

  温馨提示

  初春,雨水充沛,爬植被繁茂的高山,防滑功能好的鞋子必不可少,登山杖也很有必要。每个出去的团队,都应该有公共的药箱,要备好跌打药,肠胃药,蛇药。无论出发前是否有雨,都应带上轻便的雨衣。深山里,水气足,湿气重,易滑倒,可多带双袜子,一条薄裤子,或一件薄外套,既可保暖,又可临时更换。如果对游泳有兴趣,可带上泳裤。

  行路难 风景独好

  7点40分,我们从阳江向阳春仙湖方向出发。虽是阴天,但并未影响我们的心情。进入阳春境内,竟然飘起了零星小雨。地面也是湿的。快抵达仙湖时,太阳又透过了云层,露出脸来。我们戏称野兰谷之旅,穿越了阴天,雨天,晴天。十点,我们到达仙湖、保护区的门口。开始徒步进去,从仙湖往上走,阳光从云层泄出来,洒在山的一面,放眼望去山像被分成了两半,一晴一暗,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春天来了,树木发芽,抽出的嫩芽,有嫩黄,嫩绿,暗红,把山头染成不同的颜色,层林叠翠。

  11点左右,我们从一小道走进山里,要走到五福瀑布顶。走路本是为了看风景——枝头的嫩芽,嫩黄的花蕊,波澜起伏的山脉。可是通往野兰谷的路,容不得我们看风景。山里林木高耸,枝繁叶茂,遮天蔽日。纵横交错的老树根,盘凸出地表,人稍有不慎就会被绊倒。加上春季雨多,越发湿漉,易滑难行。我稍一不留心脚下,就摔了一大屁墩。因有雨水的滋润,石上的苔藓,青葱碧绿,如铺上的绿毯,细腻又润泽,上面沾了层露珠,更是晶莹剔透。不小心用手轻轻一提,它立刻会被掀起一大片。原来它并没有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只是依附在石头上,汲取浅表层养分,孕育出生命之美。

  一路走来,我们踩着厚厚的落叶,时而可见,褐色的叶子上点缀些紫红的花。有驴友说,那是吊钟花。吊钟花极是好看的。如金钟罩,从顶端紫红渐变到粉红,缓慢变成白色。它有指甲盖大小,玲珑可爱。看到落花,总是想抬头看看,长出吊钟花的树是怎样的。可是树叶过于繁茂,只见落英,未见树影,或者看见红蕊,而不得窥见全貌。

  透过密林,我们还看到了五福瀑布,如一条白练,从山中摇曳而下。坡面并不是垂直陡峭,它少了利索干脆的扑面而来。反而像是清秀的邻家女子,迈着小碎步,缓缓而来,讲述流淌着的光阴故事,娓娓动听。

  午后闲散时光

  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视野开阔又平坦之处用午餐。我们只好一直向前,一口气走到了野兰谷附近。一点多,大家都饥肠辘辘,赶紧寻一石头坐下享用午餐。两点,我们终于抵达了野兰谷。群山环绕的山谷,四处平旷,有一溪流,蜿蜒而来,两岸怪石嶙峋。溪流清澈通透,可见鱼翔浅底。那一汪清泉,之于游泳爱好者,是无边的诱惑。心动不如行动。有驴友立刻换上泳衣,投入清泉怀中。我们一群人在一旁羡慕嫉妒恨。悔恨自己没带泳衣,更恨自己不敢裸泳。初春,山涧的溪水是很凉的,得游起来才能使身体暖和。因为时间充裕,我们各有各的精彩。有人游泳,看他无拘无束,水中畅游,真是酣畅淋漓;有人拍照,专心寻找最美的角度,留下最美的瞬间;有人睡觉,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枕上一顽石,睡个甜美又奢侈的午觉;有人发呆,静静坐在一石头上,让思绪飘飞,好像什么都想又像什么都没有想。我一个人,脱了鞋袜,坐在石上,闭着眼睛,晃悠双腿,溅起小水花。风迎面吹来,带来了春天的气息。唯此处,天地空旷,野芳蓬勃,阳光彻照,一呼一吸。

  偶遇“大兵”

  午后,有人想原路返回,走山路回到仙湖。有人想坐船,从水路回去。于是兵分两路,我为了看不同的风景,决定坐船回去。一艘船一次只允许最多坐10人,坐船的人又分两拨离开。走山路的人启程了,第一拨坐船的人也离开了,只剩下我们9人。

  在等船的时候,我们遇到三个装备极好的驴友。他们从茂名穿越过来,昨晚在山里露营。因为等船的关系,我们在闲聊。他说,他是野兰谷的命名者。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立刻求合照。原来是在2004年6月份,他也是从茂名穿越到此,看到溪流两岸,还有山涧,长了许多兰花,阵阵清香,沁人心脾,于是命名为野兰谷。加上他在茂名玩户外的江湖里,颇有名气,大家常会转载他的游记,有时会追随他的步伐,所以野兰谷的名声就传播开来。这是他的讲述,至于真实性,我们暂未考究。

  他的装备让我有“不明觉厉”的感觉,他看到我好奇又崇拜的眼神,淡定地说:“装备对于一个真正玩户外的人而言,就是生命。”他到过野兰谷很多次,但总是三五好友。他说:“三五好友,夜晚在山涧,可裸泳,可晒月光,天人合一,这是与自然深度交融和相通的方式。”他们常会在山里呆上好几天,在山头看花看草,在清溪游泳捕鱼,夜晚燃火煮茶,围火畅谈。当他平静安然地说上这些时,我内心像是被拉扯了一下。“赏一番春花,看几弯瘦月,一切得失与荣辱,来则安静,去则泰然。”这是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境界。曾以为自己从钢筋水泥来到深山幽谷,远离都市的喧嚣繁闹,放下了烦恼杂念。原来自己也是步履匆忙,风尘仆仆,从未是归人,只是过客。

  飞渡仙湖

  我们从野兰谷坐船,直回仙湖。仙湖水清澈,碧绿,如明镜,如玉皇大帝随手遗弃的碧玉。只有这等曼妙才符合仙家气度。湖的两岸都是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忽而看到鹞鹰展翅,不禁想起江南三月,草长鹰飞。

  有两个人坐气垫船,在湖上泛游,觉得很是逍遥。想起,若是古人,必定邀上三五好友,趁明月夜,来此泛舟,携美酒佳肴,对酒当歌,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驴友不解问道:“为何是古人,而非今人?”古诗常有,邀明月,清风,对着山,对着水,喝上一壶;对着树,对着花,吟咏一曲。无关风月,只关情怀。而如今,我们困于一室,觥筹交错中,喝得七荤八素,醉得一塌糊涂。不知从何时起,我们融进酒里的,不再是对着苍茫荒漠的豪迈,不再是对着江南水乡的温柔缠绵。

  六点半所有的人员回到仙湖集合,共用晚餐,酒足饭饱后打道回府。

  (来源:阳江新闻网)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