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阳江——解读阳江科学发展 南方网
情倾鸡笼顶
2014-05-27 10:14:20 来源: 南方网

PJPG002133408209

图:大地母亲 黄许宁 摄

  文/黄许宁

  出发:风雨无阻

  “五一”登鸡笼顶是户外登山群里一个蓄谋已久的行动。可是,临近“五一”,天气预报却是暴雨转大雨。“五一”前那天下午,天竟真的阴阴沉沉,还下起了大雨,且丝毫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见此情形,群里当天傍晚决定临时取消计划,顿时,群里遗憾声一片。

  夜晚,我们枕着雨声入眠,第二天清早醒来却是个凉爽的阴天。Q群里的驴友们早就炸开了锅吵着要按原计划行事,有的甚至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开着摩托车只身前往,还未动身的更是大受鼓舞。天气状况无法预知,但即使雨来得再大再猛,也阻困不了我们要向鸡笼顶前进的决心。我们迅速整理行装,以荆轲易水告别之情怀、壮士断腕之决心,甚至做好了有可能在前往鸡笼顶的路上避雨一整天的最坏打算。

PJPG002133406109

鸡笼顶峰 徐益敢 摄

  从阳西经阳春的河口、潭水、三甲、双滘等镇到鸡笼顶山麓的七星村,全程120公里。一路上,天气都出奇地好,天空还时不时透出点太阳的光亮。我们一边驱车,一边骂着该死的天气预报,害得我们原本群情高涨的集体活动就这样被取消了!

  抵达双滘镇七星村,才知道风雨无阻的不只是我们,那里早就停满了驴友们大大小小的车辆。鸡笼顶,就在七星村后那峰峦叠嶂的云雾深处。

  天仙花:岁月静好

  鸡笼顶位于阳春市双滘镇,为阳春、高州、信宜三市界山,主峰海拔1280.5米。多年来,它以高山草甸、雾霭云霞等美丽独特的高山景观魅惑着一批又批户外登山和摄影爱好者整装前往,给户外爱好者们呈献上难忘的视觉盛宴。

  到鸡笼顶一定要赏花。鸡笼顶花族众多,每个季节、每个时段都有不同的花朵出来争芳斗艳,华山论剑,但以山杜鹃最为著名,一统江湖,龙头大佬地位无人能撼。山杜鹃品种众多,颜色各异,也因所处海拔的高低、气温的冷暖而花期不同。鸡笼顶的山杜鹃根茎粗壮,叶茂婆娑,花开烂漫,有的蕊黄瓣白,有的浅紫,色彩虽稍有不同,但都同样的瓣大而修长,落落大方,飘逸淡雅,当地人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天仙花,足见其花体态之娴静轻盈,品位之端庄高洁。

  山高入秋早,暮春去亦迟。五月,正是天仙花拖着春天的尾巴尽情绽放的季节。半山和山间小盆地上的天仙花仿若一觉醒来,哗然齐放。天仙花风姿绰约,含而不露,闹而不喧,高山流水,欲语还休。有的天仙花花期来得早些,花朵已开始出现蔫耷和枯萎,但并无损我们对它的热爱。爱一个人,就爱一个人的年轻与衰老,爱一种花,既要爱它风华绝代时的异彩缤纷、倾国倾城,也要爱它繁华落尽之后的曲终人散,爱它已落瓣的枝头。毕竟,它也有过属于自己的春天,美丽曾经在这里驻足顾盼。再美好的事物都会成为过去,花也一样,纵有千般心事、万般情怀,都将付诸细雨轻风。我们在花丛间激动地追逐,每一个小跑都是个花花世界。

PJPG002133405109

高山草甸 徐益敢 摄

  驴友踮高双脚,仰面深嗅,忘情地拥抱着一树的芬芳。此刻,时光深处,岁月静好。

  高山草甸:时光徜徉

  鸡笼顶的植被很有特色,层次分明。半山以下丛林茂密,藤蔓交缠;半山以上则草展如褥,石横如枕。跨过重重山峰,穿过鲜花簇拥、溪流清澈欢畅的小湿地和小盆地,越往高处,地势越开阔平缓。连绵起伏的大小山包被绿草披覆着,如人工细细修剪过,光滑柔软,嫩嫩的,散发着绸缎般的光泽。鬼斧神刀,自然天成得让你再三揉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高山草甸是真的。不少驴友忘情得顾不上山地雨后的潮湿,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给大山来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发出艳世的高呼与尖叫。

  人在山上走,心情舒畅,思想纯粹,与草原有关的美好词汇会不由自主地触景而出,婉转悠扬的歌声仿若天籁之音萦绕云间,经久不息。一路上,空气清新,凉风拂面。据传鸡笼顶负离子的浓度极高,我们贪婪地不动声色地深呼吸,深呼吸,努力把鸡笼顶的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尽纳腹中。

  有人说鸡笼顶是个睡美女人,像大地母亲。确实,它具有女性的柔情及相关特征,线条优美,体态丰腴,凹凸有致,它的一沟一丘、一草一木都充盈着灵性,质朴而不落俗,纯洁而不孤高,阳光、空气、雨露抚摸着它瓷质光洁充满弹性的肌肤,寒来暑往,时光徜徉。你来与不来,她就在那里,披着岁月流彩的霓裳。

PJPG002133406009

天仙花 黄许宁 摄

  我们走着,初见时的激动已渐落帷幕。最能经得起时间的爱不是激情,而是回归内心的宁静。我们陶醉在鸡笼顶这个大地母亲的怀抱中,像回到了久别的家一样暖和温馨。

  登顶:云卷云舒

  鸡笼顶因主峰形象农村圈鸡用的鸡笼罩而得名。我们站在阳春、高州、信宜三市界碑处,享受着一脚踏三市的快乐。仰望主峰,山呈锥圆,果然像鸡笼罩。我们一口气冲上峰顶的时候,一群驴友正举臂高呼地拍完合照准备下山。主峰顶伫立着几块天然大石,传说中的阳元石原来就在这里!说是阳元石,感觉有些牵强,但也还算特别,在鸡笼顶具有独一无二的标志性,和它站在一起拍拍照,留留影,它便可证明你确是登顶了。爬上石面,既可享受着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快乐,也可揽尽一览众山小的旖旎风光。

  主峰一边的雾特别浓,像无声的海浪一样堆聚在山边,感觉飘渺虚幻,深不可测;一边则峰峦迭迭起伏,圆净可见,云雾滑过峰峦,一会儿聚过来,一会儿散开去,隐隐约约,轻盈妙曼,像多情的女子娇羞地用薄薄的纱巾拂过爱人的脸庞。云雾过处,牛群悠然吃草,或远眺咀嚼,远处山黛云凝,缓缓入画。

  站在鸡笼顶最高峰,尘俗的喧嚣从耳畔消褪,只有风。雾来雾去,云卷云舒。

  下山:依依不舍

PJPG002133405009

远眺鸡笼顶 徐益敢 摄

  休息过后,我们开始下山了。鸡笼顶的主峰被我们抛在了后面,慢慢遁去,渐行渐远。

  此时,天空已晴开,午后的太阳躲在云层里呼之未动,金色的藤蔓已攀援出来,峰峦间的云雾开始次第有序地散开。天高云淡,雾霭氤氲,烟霞泛紫,飞鸟低徊。鸡笼顶,这个大地母亲、高山草甸仿佛有着从未有过的空旷与辽阔。驴友们都纷纷抢占着每个山丘,举起手机、相机,争分夺秒地让每一个美丽瞬间定格。前来露营的驴友们背着巨大的行囊,一拨一拨地往山上开进,来到山谷,他们倚水而驻,打开帐篷,安营扎寨。

  我们在山上流连顾盼着,忘记了时间的消逝,直到小牛咩咩的叫声远远传来,才猛然惊觉,山上吃草的牛群已挂满了落日的余晖。

  已是晚归的时间了,但放牧的人一直没有出现。据说这些牛农闲时被附近的村民赶进山里,放任自由地觅食、生长,农忙时村民再将牛领回去犁铧耕种,有时放一头牛上山,领回时还会多出个不知何时已呱呱落地的小牛犊。山牛个个都长得膘肥体壮,熟通人性,不认生,它们眷恋着鸡笼顶这方水土肥美的领地,从未想过离开。

  我也不想离开,鸡笼顶我还未看够。但山路崎岖,风高夜黑,安全下山返程要紧。外面的世界再精彩,终究不是自己的地方。

  (来源:阳江新闻网)

作者:黄许宁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